【阅读美文・分享心情・感悟人生・www.yafu.me】
当前位置: 雅赋网 > 散文随笔 > 伤感散文 > 正文

叹一曲 《离骚》断人肠

玉箫陌的空间作者:玉箫陌 [我的文集]
来源:雅赋网 时间:2014-04-19 13:04 阅读:835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叹一曲,《离骚》断人魂

风吹汨罗江泛起的层层涟漪,像你当年怀石自沉荡漾的波纹。

怀信侘傺,忽乎吾将行兮

生逢乱世,原为文坛巨人的你,却只剩一副枯瘦的身躯,安稳几十年,楚怀王深信于你,你博闻强志,明于治乱,安闲辞令,却惨遭馋臣见逐,年已花甲的你,像划过天空的流星,只剩残留的光束,不必辞而赴渊兮,惜壅君之不识,《惜往日》楚国为战国枭雄,君主不明,奸臣当道,你欲拔剑,扫清一切障碍,却已无能为力,宁赴常流而葬乎鱼腹中耳,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之汶汶者乎?

一生清白,一世长存

身既死兮为鬼雄,魂魄毅兮为鬼雄

清凉的江水,浮起你的长发,怀中之石早已沉入江底,你眼中的不甘,带长剑兮挟秦弓,首身离兮心不惩。你听到了战场上的刀光剑影,兵戈铁马。曾经气吞万里,剪天群雄的楚国,犹如失去了双手的战士,只能不停的逃跑,然后,死掉。历史用一个泱泱大国的完全消失来回祭你,屈子,你的歌苦,你的诘问,都会在中华文化最为尊贵之处,照亮整个华夏大地。

宁溘死而流亡兮,恐祸殃之有再

我们无法去计较得失,硕大的楚国,在屈子那瘦削的身躯面前,是那样微不足道。一个楚国,却要用一个屈原为之殉葬,太过奢侈无当,焚琴煮鹤了。你的《哀郢》,凄楚的《怀沙》,愤慨的《天问》都只不过是惜壅君之不识罢了。

百年后的记忆,怎抵千年前的伤痛

波心月圆,汨罗江中冉冉升起的诗魂是你留下最后的沉默。民间那喧闹的龙舟,香甜的粽子成为一种风俗,一种节日,或许都忘了几千年的的几年是为了什么,而如今是什么。时间的淬砺,将当初的思想渐渐钝化,原本插在民族心脏的利剑,如今成为锈迹斑斑的废铜。你用身躯铺好了出楚国灭亡之路,你看破生死,遁入轮回,在汨罗江收留你的那刻,尚在苟延残喘的王朝,也注定要被吞没。

爱,已无所寄。恨,空虚渺茫

千百年前,一位花甲老人漫步在汨罗江边,长发、宽袍、,苍老的脸上写满忧伤,城破国灭,江山易帜,终于使他的脚步凌乱不堪。

“不必辞而赴渊兮,惜壅君之不识。”风,拂起他的长发,已花白的头发,象征几十年的艰苦,奋发于年少,颓驰于晚年。“唉,也罢,也罢”

你已沉寂,只有诗魂在歌哭。

相关专题:长发 也罢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叹一曲 《离骚》断人肠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