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・分享心情・感悟人生・www.yafu.me】
当前位置: 雅赋网 > 爱情美文 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沙漠之行

^0^追梦人^0^的空间作者:undefined [我的文集]
来源:雅赋网 时间:2019-09-22 19:58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“你这该死的导游带得什么路?你这是谋杀,我会在死前先杀了你。”林家珍将牙咬的咯咯响,双眼通红,几乎喷出火来,对着李茂来大吼道。李茂来垂头丧气,不敢吱声。孙全安忙打圆场说:“兄弟,省省力气好走出这无边沙漠,这里手机没讯号,指南针又失效,导游他也不想的。”杨敏啜泣道:“再走不出这沙漠,我们都得渴死。”

“都振作些,努力向前。老天爷是不会抛下我们的。”孙全安给大家打气道。大伙无可奈何只得往前走。

水喝完了,太阳变得更毒,肉眼能见每个人皮肤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裂纹,他们早就无汗可流,身上火辣辣地疼。忽然狂风骤起,乌云密布,雷声轰轰,雨滴像断线的珍珠,噼里啪啦散落下来。

“喔,喔,喔!下得好,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!”众人不停地欢呼,挥手跳跃,相互拥抱着。孙全安大呼:“兄弟们,还等什么,快把水具打开,把衣服脱了接水。

众人你强我赛地脱下衣服,深怕雨转眼就下没了,并仰面伸舌接雨以解渴。水具被湿衣服拧进的水和雨灌满了。风雨渐渐停了,众人在泥泞的沙漠,深一步,浅一步地朝前走。

“看,那里好像有人聚居,还是片绿洲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林家珍手指前方,兴奋地说道。众人见那有人走动,鸡犬乱窜,房屋像磨菇般连成一片,便附合了林家珍的话。孙全安说:“在未知领域我们小心为上的好。”众人快到那地方时,只见包着红头巾的一伙黑人,手拿标枪刀具,向他们大踏步冲来。一个围着紫面纱,只露出两只眼,身材凹凸有致的女黑人。在离孙全安一伙约十来米的地方,挥手让同伴停了下来。双手持匕首右手指向孙全安一伙,唧唧哝哝不懂说些什么。孙全安一伙立在原地不知所措。孙全安双手合十用国语弯下腰说:“你们好!我们是来自中国的旅客,不幸在沙漠中迷了路,误闯贵地,并没恶意。”面纱女一伙你看我,我看你,好像没听懂,依旧保持戒备。

两伙人正在相持,孙全安眼尖看到房屋那火光闪烁,冒着浓烟,便指向那边大喊:“着火了,快救火!”面纱女见孙全安又喊又指,以为是挑衅,将两把匕首掷向孙全安。但都被孙全安接住了,面纱女一伙瞪大眼睛,觉得难以置信。一个黑人朝这边跑边叫,面纱女便回头看到了火情,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孙全安,带人火速奔向失火处。

孙全安大呼:“兄弟们,我们也帮忙救火吧?”杨慧说:“我对这伙野蛮人心有余悸,怕他们又胡来。”孙全安说:“救火如救命耽误不得,我们帮了他们,他们必不再为难我们。再说天知道哪里还有绿州,我们怎样得到供给,和走出这片沙漠?我们帮了他们,他们必然感恩,到时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”其他人也附和了孙全安。

孙全安一伙奔向了失火现场。他们同黑人一起,提水泼火,清理掉了火势周围的易燃品,火渐渐熄了。

面纱女来到孙全安一伙身边,和颜悦色地用双手端来了一碗骆驼奶,递给孙全安。孙全安用手做喝的动作,说:“是请我喝吗?”面纱女点了点头。孙全安正饥渴便接过碗一饮而尽。面纱女摘下面纱,皮肤虽黑但五管精致颇为好看的她,笑盈盈地盯着孙全安看。指了指自己叫了几遍:“莉蒂安。”。孙全安挠了挠头说“你叫莉蒂安吗?”莉蒂安听到孙全安叫出自己的名字,拍了拍手笑的更加灿烂。孙全安也报以微笑。并做了吃饭喝水的动作说:“莉蒂安我们正饥渴,能让我们吃点喝点吗?”莉蒂安向身边同伴说了些话,那些人朝孙全安点头后就去忙了。孙全安拿出黑屏启动不了的手机叹道:“哎!可惜这里不通电,语言又不通,”林家珍等人拿出手机情形也都一样。

不久后食物就准备好了。莉蒂安喜中带羞地拉着孙全安,带林家珍等人入座。一个黑大汉看后直皱眉,哇哇大叫。莉蒂安大声斥责几句,那人才恨恨而退。孙全安等四人狼吞虎咽地吃着手抓饭菜,大口大口地喝着汤。莉蒂安双手托腮,静静地盯着孙全安看。这时一个黑人对莉蒂安说了几句话,莉蒂安满脸兴奋地拉着孙全安,孙全安摸不着头脑,由她带到了一个骆驼队前。骆驼队中的一个黑人,见莉蒂安拉来个黄种人,看装束挺像中国人,便用汉语说:“兄弟你来自哪里?”孙全安听后忙上前握住那人的手,激动到七断八续地说:“我叫孙全安是中国迷路的旅客。”那人说:“孙兄弟我叫莫耶夫,很高兴认识你。现在天快黑了先进部落再说。”

夜幕来临,部落点起篝火。部落的人载歌载舞对孙全安一伙,举行了欢迎仪式,莫耶夫充当了翻译。莫耶夫问身边孙全安:“孙兄弟可曾结婚?”孙全安摇了摇头。莉蒂安见后低头弄衣,羞涩中夹带兴奋,对莫耶夫说了一通话,并冲孙全安微笑眨眼。莫耶夫哈哈笑道:“那恭喜孙兄弟即将脱单,我家小妹有意嫁你。”孙全安有些吃惊地说:“这,这,这,也太急了吧。”

“孙兄弟难道看不上我小妹?小妹曾立誓要嫁给会武功的帅哥。多少武人踏破门楣想娶小妹,却都入不了她的眼。虽然你们言语不通,但这可以学,小妹也挺聪明,必定能学会学精。至于肤色那是先天难变的,小妹相貌身材也不错,决不会辱没你。”

“可我们相隔太远!”

“哈哈!这也不是事,我们兄妹从小就失去父母,我会汉语也常去中国,你们若结合我可以选择定居中国,这样亲人就不至于远隔。”

“这,这,这,容我考虑考虑。”

莉蒂安见孙全安有推脱之色,双眼泛上了层水雾。莫耶夫见了有些不忍,便又对孙全安说:“孙兄弟,你大概在想白天的事,觉得小妹为人暴躁,怕不是好老婆吧?那都是误会,之前部落也来过黄种人,他们却劫掠了部落。白天小妹见你们过来,认为他们去而复返。心中不愤才带人拦截,你又指又跳大叫:“救火,”小妹误认为是挑衅,才对你出手的。从救火一事小妹认为你心地善良,宽宏大量,所以决意跟你。”

孙全安还在犹豫,莉蒂安见她不肯。眼中滴眼,掩面啜泣。孙全安见后大大不忍,也动了情便说:“好吧!我答应。”莫耶夫将话翻译给了莉蒂安,她这才破啼为笑,并扑进了孙全安的怀里。孙全安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:“好了,别哭了,再哭就不美了。”这时部落的人又鼓掌又笑,在恭祝他们。

白天那个黑大汉提双刀过来,哇哇大叫要和孙全安比武。莫耶夫莉蒂安皱紧眉头,十分不悦,却又无奈,部落的人也都闪在一边。

莫耶夫叹口气对孙全安说:“孙兄弟这人执意要和你比武,还说:‘胜的他才能娶莉蒂安,如果不肯他将拿部落人出气!’”林家珍对孙全安说:“我不耻这人的行为,但为了他人安危,和即将到手的老婆,习文练武的你就该狠狠挫挫他的威风,好让他知道人外有人。”

孙全安无奈应承了,莉蒂安拉住他的手不让他去,孙全安说:“莉蒂安你放心吧!”说完便挣脱了她的手,迎了上去。黑大汉抛了把刀过来,孙全安接住了。黑大汉便举刀向孙全安要害猛砍,孙全安用刀防护,并无半点疏漏,黑大汉一刀砍空,孙全安用刀背猛拍他手腕。“咣当”一声黑大汉刀落在地,大伙不禁鼓掌叫好。黑大汉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胸大哭,哇哇大叫着。

莫耶夫上前劝道:“兄弟以你的人才武功何愁没有好姻缘,强扭的瓜不甜。”黑大汉哭够了,才缓缓起身,垂头而去。

最终孙全安一众,和莉蒂安兄妹去了中国。

相关专题:沙漠 兄弟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沙漠之行的感言